出钱出力收3200抗战勇士名‧杨国贤助南侨机工名留青史

2020-06-19 图集制作
出钱出力收3200抗战勇士名‧杨国贤助南侨机工名留青史,正是农曆除夕,第一批共80人的南侨机工背负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民族责任感,由新加坡启程返回中国支援抗战,参与南宁、昆侖战役的火线军运工作。这一个抗日英雄群体共约3200人,当中约千人壮烈牺牲,却没有人知道他们伟大奉献生命的事迹,更没有人懂得他们的身份背景。为此,定居中国广东省的马来亚归侨杨国贤与夫人姚盈丽虽已届古稀之年,却还出钱出力,到处奔波调查取证,耗尽毕生储蓄及花费十余年时间,找一个算一个地完成一本南侨机工英名录,让南侨机工得以名留青史。中国广东省南洋归侨联谊会会长杨国贤与夫人姚盈丽完成述诉马新时期抗战史料的《赤子丹心》三卷书后,从2010年起开始整编《南侨机工英名录》。由于缺乏人力物力,整编英名录的工作量之大实难以想像,但这对夫妇在受到南侨机工爱国情操鼓舞下,克服重重困难,终于2015年完成基本资料收集及整理工作。然而此时,年逾81岁的杨国贤已耗尽钱财心力,并遭癌症缠身。为了出版《南侨机工英名录》,马来西亚凤凰友好联谊会、雪隆暨彭亨等州老友联谊会、马来西亚21世纪联谊会、21世纪出版社等,在不少会馆、乡团及热心人士的协助下,成立了各5人的工委会和出版组。以符昌和为主席的工委会负责联络和筹措经费的工作,另由21世纪出版社成立特别出版组,并由方山担任组长,负责全部出版和发行事宜。新书推介仪式于举行,但杨国贤因年纪大且身患癌症而不克出席。符昌和在会上高度讚扬杨国贤的无私贡献。筹获数万元印刷费“杨老先生花了约十年,先后到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广州、云南和海南岛等地收集资料,最后收集到三千二百多个南侨机工的名字。这是一项很艰鉅的工作,而且相当困难,所以他老人家用尽了平生储蓄。“他整编好这本书后已没有能力印刷,唯有要求老朋友协助。消息传到我们这里,我们就马上成立工委会发动筹款,找人做修正和整理工作。”这个特别的工委会由五名六七十岁的老人家负责,主席是符昌和,副主席是林裕和杨静来,正财政为黄柏森,而副财政则是刘耀宗。符昌和说,他们5人主要负责筹钱,因为这本约有1000页的英名录的印刷费计为五六万令吉,加上编者杨国贤夫妇已用尽储蓄,工委会基于同情,也为他们筹措一笔费用,以纾解他们的窘境。“我们花费数个月时间,幸运获得海鸥集团董事经理陈秀英与马来西亚海南会馆联合会总会长拿督林秋雅的捐献,总算筹足印刷费以出版这本英名录。”耗尽积蓄不幸患癌工委会副主席林裕披露,南侨机工的事迹都是事实,但在这之前却无人收集过这三千多名抗战者的名册,而杨国贤是凭着多年的坚持完成收集抗战者名单的使命。虽然杨国贤因此耗尽毕生积蓄,并不幸患上肺癌。“超过3000人的南侨机工,他们当时年轻,没有伟大的政治理想,唯一持的就是反法西斯侵略的理念,以追求世界和平。最重要的是,他们不想当没有尊严的民族,所以选择返回中国支持抗战。他们付出非常大的代价,很多人因此牺牲性命,尸首也不懂埋在哪里。”配合今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华民族抗战胜利70週年,工委会在南洋机工归侨联谊会安排下,跟随广州与云南朋友重返当年南侨机工所走过的路,接见了很多南侨机工后代。“这些南侨机工后代有些甚至来自缅甸,他们不是很谙中文,却一样重视父辈的付出。当他们看到南洋还有人关心他们,为他们的父辈出版一本英名录,很是感动。”工委会邀请到一些南侨机工后代到场观礼,财政黄柏森致词时说,在中国抗战时期,所有主要城市被日本佔剧,南侨机工通过滇缅公路输送资源帮助抗战。所以,身为南侨机工后代,应该对父辈伟大的事业感到光荣。而现在的我们,也应该感恩,并缅怀他们的英雄事迹。还原机工历史马来西亚海南联合会总会长林秋雅也是南侨机工回国抗战历史研究会海外名誉会长,因此,她提供不少图片和资料,协助完成《南侨机工英名录》的出版工作。林秋雅一直以来对南侨机工极为尊敬,更与他们的后代有联繫,尤其是住在中国云南、海南、山西一带的后代。“南侨机工当年为我们付出,我们现在才能过着和平日子,所以我们应该珍惜他们的付出。“我在后期的工作就是宣扬南侨机工的事蹟。我们感恩前人做了不少工作,比如建立纪念碑,可是时间久了,历史会被遗忘。所以要一直推广活动,让大家了解历史。”她有感年轻一代都不太了解,甚至不懂得南侨机工这段历史,遂于2015年9月把南侨机工学会的《南侨颂》带到大马演出。她强调,南侨机工是大家心目中的英雄,这段历史也是马来西亚的光荣史。不过,根据她过去为南侨机工后代寻根的经验,很多人因担心政治敏感都不愿提起南侨机工。“当年是国民党陈嘉庚召集开通滇缅公路,后期国共分裂,亲中国者长期都不再提起此事,有些机工的反应也一样,不懂后代是否还关心这段历史。”中方拍摄机工电影林秋雅提到,中国广东清远职业技术学院艺术系客座教授汤耶碧曾来马义务自编自导《神游滇缅,魂归大马》舞蹈晚会。“他也是南侨机工的后代,目前在中国当教授,生活非常好,但他在寻找亲人时,亲人都不想认他。”随着两岸往来,政治不再敏感,林秋雅积极宣传南侨机工,希望儘快把历史挖掘出来,以还原历史。“中国电视台前来拍摄南侨机工的事蹟,包括电影《被遗忘的卫国者》时,我曾接待他们。当时,我做了很多工作,因为我觉得南侨机工的后代需要我们帮他们做宣传。他们需要关心。”女扮男装返中抗战林秋雅说,南侨机工的后代曾捱过一段不容易的日子,他们当中有些表现突出,而基于历史渊源,他们都希望看一看父辈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并见一见他们的亲人。2001年,林秋雅协助35名南侨机工的后代来马寻根。“他们的父亲不在了,但还能够见到4位健在的机工,即许海星、冯增标、李亚留和黄铁魂,而他们也当场下跪流泪。那种情景无不令在场者感动泪流。”《南侨机工英名录》新书推介礼举行当天,林秋雅在现场代一位南侨机工的儿子寻亲。“李月美是女扮男装的南侨机工,她被誉为当代花木兰,当年从槟城出发。她有孩子在海南,现在要寻找亲人的是她的儿子,即现为瑞士瑞中友好学会会长的杨善中。”文化大革命时割脉自杀根据记载,李月美(月眉)于1918年出生在槟城一户商人的家庭。她原籍广东台山人,有兄妹9人,而她排行第四,身材高大,所以外型像小伙子。1938年底,她响应号召参加槟城机器行回中国服务机艺的工程队。李月美弟弟李锦容亦于1939年7月参加第八批南侨机工。抗战胜利后,姐弟于1946年回到槟城与家人团圆,而后,她与丈夫带孩子定居缅甸,前后育有10个孩子。1965年初,李月美把4名较大的孩子送回中国,同年底又亲自带较小的4个孩子回中国。当时,中国正值文化大革命时期,所谓造反派污蔑她是国民党余党,迫使她于割脉自杀身亡,以示抗议,当时,她的其中4名子女在好心人资助下返回父亲的原籍地海南岛。事隔11年后,中共英德华侨农场于公开为李月美平反,并恢复其名誉,当时,她的几名子女又从海南返回英德华侨农场。任何人若有关于李月美的资讯,可致电联络马来西亚海南会馆联合会(03-20704368)。/副刊‧报道:李翠媚‧2015.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