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曾遭遇歧视 蔡依林:我并非倖免之人

2020-06-19 图集制作
出道曾遭遇歧视 蔡依林:我并非倖免之人

歌手蔡依林昨晚举行新专辑听歌会,把不完美的蔡依林透过音乐述说心情,蔡依林不讳言出道以来曾遭遇歧视,「我不是倖免的」,如今她已走出这段经历,盼歌迷也能获得力量。

继上一张化身霸气「呸姐」,蔡依林新专辑成了「怪美姐」,昨晚在台北信义区举办新专辑UGLY BEAUTY听歌会,蔡依林娓娓道来每一首歌背后的创作故事,听歌时则相当投入,常不自觉随节奏自在晃动,相隔4年才发片的她,十分享受新作品发表氛围。

前一张专辑「呸」成功引起迴响,走到UGLY BEAUTY对蔡依林而言,反而是检视自我的音乐作品,当中有沉重、恐怖的音乐氛围,也有甜美、可爱的抒情曲风,谈论心魔也直视人的情慾,每一首歌都是毫无保留的她,每一句歌词都有她的影子。

UGLY BEAUTY整体唱法上也有些新突破,蔡依林说,这次她并未刻意要求完美演绎,甚至会有上气不接下气的状况,但透过不同编曲带领下,那些歌声有如人的情绪,任何声音都是她想去探索的,同时透过歌曲扮演某种角色。

谈及专辑序曲「恶之必要」,蔡依林特别介绍歌词是邀请作家李维菁创作,忆及当时与李维菁碰面后,分享很多情绪面、脆弱面的自己,「恶之必要」可说是概括专辑浓缩的内容,并感性表示:「谢谢她用很精準的文字帮我完成这首歌,很遗憾她没办法听到,但我相信身为女人,她是非常懂情绪的」。

介绍新歌「玫瑰少年」时,蔡依林一度情绪涌上、些微哽咽,在她听来,这首歌虽然是中快版节奏,却带着淡淡哀伤,「很像灵魂隔空的对话」。她表示,虽然录音时没有哭,但听完整首音乐的时候,内心非常感动。

「玫瑰少年」歌词为蔡依林先填写,由乐团五月天主唱阿信修改后完成,作品也延伸探讨到各种「歧视」,蔡依林提到,她的工作环境虽然是演艺圈,但她也曾遇过歧视,并强调任何职场上都存有各种歧视,「我不是倖免的」。

此外还谈及到性别歧视,由于日前挺同公投未过关,蔡依林坦言对于公投结果十分惊讶,但她选择正面看待,「我一直相信,新的冲击对于这个社会,都是需要一点时间的,至少有人愿意提起它、讨论它,这就是很好的开始」。

听歌会上,有歌迷分享心得,认为蔡依林以往总是追求完美,这次则回到各种人性面的探讨,反而从「完美」走入了「完整」,对此蔡依林也认同表示,这份「完整」一直是她过去从未探询到的一块,没发现其实她对外切断了很多连结,甚至忽略倾听身体的感受。

回顾每首歌曲内容,蔡依林解读:「算是一个音乐日记」。她选择把自己不完美的一面丢给大家,表示她已经从经历中走出来,并相信这些故事会引来更多故事,希望歌迷听完她的歌后,能获得更多启发,也更加珍爱自己。